您好,欢迎来到三六零分类信息网!老站,搜索引擎当天收录,欢迎发信息
免费发信息
三六零分类信息网 > 清远分类信息网,免费分类信息发布

为什么我们对农药残留的危害如此漠不关心?

2019-10-28 5:47:24发布3次查看
来源:有机农业者
看到中国农业部发布的蔬菜农药残留合格率为95%,有个美国人这样解读中国的蔬菜安全:天哪!每100人中就有5个人吃菜有中毒的危险吗?这个思维和我们是反向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观点更加人性化。
农药残留对于大多数的国人来说,好像既不可避免,但也没什么大不了,都吃了几十年嘛。为什么我们对农药残留这么漫不经心呢?是因为农药残留真的没什么危险吗?还是现在的农药残留标准已经足够安全了呢?
一场接一场生态灾难
据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台abc的报道,在今年3月,澳大利亚南威尔士州地区有700只本地鸟因农药的使用而死亡。
而据美国渔猎局估计,在美国,平均每年有7200万只鸟因杀虫剂的使用而死亡。因dde而造成的蛋壳变薄造成了鸟类种群在欧洲和北美地区的数量急剧减少。
这只是冰山一角。
为了防治植物病虫害,全球每年有560多万吨化学农药被喷洒到自然环境中,而实际发挥作用的仅约1%,其余的99%都散逸于土壤、空气及生物作用下。
农药在环境中重新分布,使其污染范围扩散,致使全球大气水体(地表水、地下水)、土壤和生物体内都含有农药残留。
还记得幼年时,初次接触农药和杀虫剂时的画面。
当时为了杀死蚂蚁和昆虫,卫生部门的小队来喷洒化学药剂,往后的两小时内,人都不能进入屋子里。
而如今,因为这些喷剂对农作物有利,能让它们提高亩产量和经济效益,在田间地头,农户们喷洒药剂除草除虫,早已是司空见惯的场面。
在天气炎热时,喷洒的农药会被蒸发变得更为不稳定,飘至其他区域不仅会通过污染空气对当地的野生物种和人群产生危害,甚至会进入大气的对流层,形成对流层臭氧。
农药所造成的水污染会造成多方面的健康和环境危害,因为被污染的水源往往会用于多种用途,如农业灌溉、清洁以及饮用,而污染所造成的影响也是多维度的:
从对人体健康的直接危害,到毒害食物生产以及通过影响该生态系统的食物链,而影响该生态系统的特定生命体,进而引发该地区内的生态失衡。
水污染还会毒害河流中被人们作为食品捕捞的物种,而影响河流中的生命。
但这还不是农药污染所造成的唯一影响,农药还会造成某些物种基因、躯体以及行为上的改变,使其更容易被猎食者捕获,进而加快该物种在栖息地中的灭绝速度。
其中一个已被人们发现的例子便是蟾蜍,科研人员发现蟾蜍的卵巢暴露在农药残留物中后会变薄,并因此使得其繁殖周期受到影响,同时还会造成行为改变:躲避猎食者的反应速度会变慢,更容易被捕食。
高剂量使用化肥、农药及其他能对土壤生物多样性产生危害的化学品会对土壤保持产生不利影响。
农药的颗粒,视其化学类型和本质的不同,会对土壤内的运输过程产生影响,并最终通过阻碍土壤中的分解腐烂过程,对土壤质量产生长久的负面影响。
为何大家都无所谓?
看不见摸不着。
从国内最早大量使用的有机氯农药ddt、六六六开始,到现在四大类近3000种化学农药,以每年超过180万吨的数量“扑向”18亿亩农作物上。
果蔬表面或内部的农药以每公斤毫克级(无公害标准)残留在那里,作为消费者根本无从知道残留多少,既看不见也摸不着,这些人体完全不需要的物质,就随着果蔬粮潜伏进来,作为普通消费者毫无抗拒之力。
无知。
用无知者无畏来形容消费者确实冤枉,消费者不是不想知道,也并非无所畏惧,在科技产品几乎是爆炸式发展应用的时代,除了专业人员以外,其他人若想全面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农业生产许可使用的化学农药多达数千种,对于消费者来说,光是看这些化学品的名字都看不懂,更别提那些毒性机理、残药期长短这些更专业的术语了。
大多数的消费者不过是无奈而已,面对已经进入到农产品中林林总总的化学物质,只能被动接受,除了无奈还是无奈,难不成为了吃口安全的果蔬粮,消费者都要成为农药和医学专家不成?
侥幸心理。
经常听到一句话,不吃饿死,吃了毒死。虽然是句玩笑话,也道出了多少消费者无奈的心声,谁都知道农药残留有害,但是什么情况下有害,有害到什么程度,恐怕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只好以阿q的心态面对可能有危害的农产品。
一边骂着农残一边购买带有农残的果蔬粮,顺带祈祷危害不要落到自己身上。
一些人则有着强烈的侥幸心理,认为吃了多少年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从大数据上看,癌症呈现多发性(每年发病超过300多万,死亡260万人)、低龄化,已然成为常见病,从化学农药的毒杀机理看,摄入的农残与此一定有很强的关联。
但是化学农药大面积使用几十年了,没有做过农药—癌症的流行病学关联调查,对于化学农药的神经发育以及遗传毒性的研究已经很多了,也没做过流行病学调查,对于化学农药的生殖毒性和近年来急剧升高的不孕不育率之间的关联也没有做流行病学调查。
慢性毒性也好、生殖毒性也罢,一方面这些毒性造成的后果需要很多年,而且在不同的个体身上表现不一,另一方面,造成后果的原因除了农药残留还有其他因素,到时候谁也无法举证说是农药残留惹的祸。
所以说,侥幸心理不过是一碰就破的窗户纸。
到底该怎么认识农药残留?
专家们给出的使用农药理由是农作物的病虫草害引起的损失最多可达70%,正确使用化学农药可以挽回40%的损失。
且不说能否正确使用,由于化学农药的有效率很低,所以大部分都进入了土壤空气中,对于土壤和环境的损失我们有没有计算呢?修复土壤和环境的代价是否与挽回的农作物损失相当呢?
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正面回答。
人定胜天的“科学”观造就了现代农业,也造就了化学农药行业的繁荣。
从大面积的农业生产来说,完全禁止化学农药的使用从目前看难以实现,化学农药属于现代化学农业体系的重要环节,大面积单一品种种植、依靠机械化和化学农药应用技术,轻视或藐视自然生物多样性,是“科学战胜自然”的表现之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科学的悲哀。
即便是只有四分之一的农药直接发生作用了,残留的量也符合现行标准(无公害),就没有危害了吗?
据制定标准的专家介绍,农药的安全标准是以mrl(最大残留限量),参考其他一些因素并乘以安全系数(通常为100倍)制定。
但是这个mrl并非完全符合毒理学数据,而且目前的安全系数对于儿童和孕妇这些免疫力较弱的群体就显得不那么安全了。另外,mrl只体现了剂量关系,与剂量无关的神经发育毒性、生殖毒性和遗传毒性在标准里都没有提及。
这里不得不提及科学的局限性,ddt的使用带给人类、动物和地球生态沉重的灾难,以至于ddt停用几十年后仍在威胁着我们,说明眼下的科学认知和依据这些认知所制订的标准并非是真正安全的。
从消费者的角度看,还是应当怀有谨慎之心,这些人类根本不需要的“附加物质”即使不超标也不意味着对人体没有危害。
为什么非要用化学农药?
农业管理部门和专家们都异口同声:离了农药种不出果蔬粮。他们对生态有机农业的无农残产品要么视而不见,要么说造假,要么就说老百姓吃不起,总之就是农业生产离不开农药。
其实事实早就摆在那里,这个问题在生态有机农业里已经解决了,很多例证都说明无农残和规模化低成本生产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用化学农药一样可以生产足量的果蔬粮,但是就得不到主管部门的大力推动。
有一种论调,说是如果不用农药可能我们很多地方都吃不到菜。
以目前每年7亿吨的蔬菜产量,如果按照who标准(每人每天500克),足够38亿人吃!至于菜价忽高忽低、数量忽多忽少,除了自然气候的影响,更多的是结构性失衡,但是总量过剩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每年大量低品质有农残的蔬菜季节性集中上市,造成产地积压,出现菜烂在地里无人收的现象比比皆是,每年用了180万吨的化学农药,污染了土壤、水源、空气不说,还有一半的产出根本没有消费就浪费了,为什么要让这样的怪圈一直存在?
尽管现在中国也开始进行农药化肥的减量化行动,并且逐步淘汰危害性极大的高毒农药,但是在惯性和利益的作用下,其实施的效果只能拭目以待,但是从不时有新闻报道中出现的一些地方仍然发现高毒农药的贩卖和使用来看,减量化任重道远。
我们不能装作不知道
对于消费者而言,农药的残留也只能依靠国家标准和监管给于保障,但是实际的情况则完全和消费者的想象不同,官方发布的农场合格率指标是全国676个市场的抽样检测数据,还有一些渠道没有纳入检测范围。
经常走访农村的人都知道,农药销售商才是农药使用最大的话语权者。
农药的生产商、经销商、标准的制定者、政府的监管部门、农场和菜农、菜贩子和蔬菜批发市场、超市和菜店、饭店采购、家庭主妇,在生产销售购买这个链条上,所有人都不同程度地知道农药有害,但是知道的大都选择沉默,发声的都在选择性表达。
消费者的欲望也扮演了助纣为虐的角色,他们想要吃品相更好、价格更低的蔬菜,这样的需求传导到菜贩子那里,再通过收购蔬菜的菜贩子传导到菜农,菜农再求助于农药化肥的经销商,化肥农药的生产商根据这样的需求不断推出新产品让菜农使用,满足欲望消费者的意愿,至于环境污染、农药残留等问题都被抛之脑后了,一条生产—消费的链条就形成了。
从“吃得到”进入“吃得好”。高速发展的中国,吃得到已经不是问题,吃得好、吃的安全健康才是问题。
除了严格的监管和加重违法处罚之外,消费者对农残用脚投票是促进生产升级的有力武器。
如果有更多的消费者抵制带有农残的农产品,会倒逼生产商自然改变生产方式,生产无农残的产品,进而促进农业的品质升级。
这样的现状,是时候改变了。

清远分类信息网,免费分类信息发布

VIP推荐

免费发布信息,免费发布B2B信息网站平台 - 三六零分类信息网